• <mark id="doayz"><option id="doayz"><div id="doayz"></div></option></mark>
    1. <track id="doayz"></track>
    2. <legend id="doayz"><i id="doayz"></i></legend>
      <track id="doayz"></track>
      <span id="doayz"></span>
      1. <ol id="doayz"></ol>

        <optgroup id="doayz"></optgroup>
        <ol id="doayz"></ol>

        <span id="doayz"><output id="doayz"></output></span>

        細支煙的老大是『南京』,第二呢?

        2019-06-27作者: 煙花三悅的三悅

        在中支煙——今年前5個月商業銷量增幅超過90%,占據最近一年多上市新產品半數以上,各家品牌集體標配中支產品——的高溫高熱映襯下,細支煙似乎有些「清風雅靜」的意思,市場的關注度下降,消費的爆發力減弱,上市的新產品放緩。一些著急的觀點,已經在研究并提出細支煙會不會甚至是否正在被中支煙替代?

        然而,數據卻可以解開那些表象的欺騙性。

        今年前5個月,全國細支煙突破200萬箱,凈增接近50萬箱,增幅超過30%,銷售收入接近千億,同比增加250億元,高出銷量增幅近3個百分點,單箱批發均價增長1000元達到4.6萬多元,已經越入普一類價區。按照這樣的勢頭,細支煙的市場份額有望年內在目前9.4%的基礎上突破10%,細分主流應當比創新特色更適合細支煙的產業定位。

        在這200萬箱細支煙中,「南京」繼續以絕對優勢遙遙領先、一家獨大,市場份額超過50%達到51.2%,銷售收入占比更是高達61.4%,不僅大于銷量第2至5位之和,還是在主動收緊「南京(炫赫門)」投放的前提下。而且,讓后來者難以望其項背的是,「南京」以接近9萬箱、超過50億元分別位居增量、銷售收入增長兩個第一。

        位列「南京」之后,處于第二梯隊的幾個品牌目前仍處于極為膠著的狀態,排名第2位的「黃鶴樓」距離「南京」有40萬箱的差距,卻只領先第5位的「貴煙」不到6萬箱,這樣的情形,像極了內馬爾、姆巴佩領銜的「大巴黎」在法甲一枝獨秀,剩下一群菜鳥互啄,大家既不會自不量力地挑戰「大巴黎」,也甘于把自己放在后面去競爭老二的位置。

        不是沒有進取心,而是短期內更現實的選擇。

        在第二梯隊的幾個品牌當中,「黃鶴樓」的情況最特殊,心態也更灑脫,盡管位列第2位,也有「黃鶴樓(天下名樓)」這樣的明顯產品,但「黃鶴樓」的重心和意愿都不在二類煙上,從產業和市場的角度,當然樂見「黃鶴樓(硬平安)」對細支高端化的發力引領,這也給了細支煙格局以更多的可能性,只是可惜了「黃鶴樓(天下名樓)」這支煙。

        相比「黃鶴樓」的志不在此、心不在焉,「紅金龍」則是典型的有心無力、力不能及,過低的產品結構以及二類煙的難以破局決定了「紅金龍」——即便準獨立化的「愛你」——過渡性、補充型角色定位。倒是另外一種可能或許會延長「紅金龍」的價值鏈,把「黃鶴樓(天下名樓)」剝離、下放到「愛你」序列,「黃鶴樓」就專心做好一類煙。

        作為細支煙躥升最快的「后起之秀」,「云煙」不僅實現了僅次于「南京」的第二增量,也以區區1500箱的差距暫時位列第4位,預計半年之后,「云煙」將會順利挺進細支煙前三甲。盡管起大早趕晚集,但大品牌的優勢還是非常明顯,再加上產品力這些基本面還在,「云煙」細支煙的高速增長還將維持一段時間,高二、普一就是「云煙」大有可為的廣闊天地。

        另一個有能力改變格局的則是「貴煙」,「貴煙(跨越)」這支煙的意義或許不亞于「國酒香」的品類打造,正如我早前提出「從第一到獨一」的主張,「陳皮爆珠」不僅幫助「貴煙(跨越)」構建起鮮明的差異化特征,也因為獨一性建設了足夠縱深的護城河。只是較之「云煙」,「貴煙」力量感和爆發性還稍顯單薄了一點。

        除此之外,其余品牌或多或少都有這樣那樣的問題和困難,眼見之期難有大的突破。

        也正因為此,我們對于細支煙——未來格局和走勢——的關注,就不能拘泥于個體局部,陷入到此消彼長。之前,細支煙走了一些彎路,一個是低端低價的問題,另一個是快速的一擁而上。這兩個方面的影響,不僅讓細支煙的細分增長一度有丟西瓜揀芝麻之嫌,更帶來了缺乏合理性、必要性的低效高耗,于行業大盤也無更積極的意義。

        好在國家局及時做了——哪怕帶有一定補救性色彩——的校準糾偏,將細支煙的價格門檻設在了260元/條,對品牌產品開發、品規數量也逐步趨緊趨嚴,回過神來的商業渠道也看穿了得不償失的虛假繁榮,對低端低價細支煙的引進和投放設置了約束條款,已經進入的嚴格控制投放節奏、數量,沒有進入的嚴肅認真地關上大門。

        這才換回來今年前5個月細支煙1000元的單箱增長,細支煙總算走上了正確軌道。

        所以,細支煙也好,中支煙也吧,包括未來看得見苗頭、想不出樣子的創新產品,都不能、也沒有必要再盯著存量重組來做,對于存量——最好的辦法——就是做足減法,減少投入、降低成本,有限的資源和空間理應投入到增量激活上來,這不僅需要作業層面的大局觀、整體感,更離不開頂層設計的方向感、系統性。

        在我看來,去年下半年以來對于品規進退的嚴格打表就是很好的開始,類似于1+1-1=1的事情,不做也罷。

        來源:三悅有言
        相關報道
        米奇影院888奇米色,2号影视网,哥哥射,91女优